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体现变、融、同

浏览次数: 发布日期:2018-10-22 21:21:29

陈东琪  2018年05月31日08:18  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

       第一,要看到变革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,一定要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,实践也好,理论也好,人们的思维都发生了很大转化。如果在改革之初,或者本世纪之初来研究,跟现在是不一样的。体制模式变了;公有制为主体,主体的内涵变了;产权制度、所有制关系、民营经济的股权结构变了;民营经济和公有制经济之间的关系变了;原来讲计划和市场的关系,计划变成了规划,我们搞中长期的规划,产业政策慢慢走向科学化了;政府职能也在发生变化,2018年的政府和2011年之前是不一样的;宏观、微观都变了;如此等等。没有对变化的理解,写不出现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新实践,以及世界和中国互动变化的关系。所以一定是变化的,与时俱进的,这就是一字“变”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个“变”。资本主义近代开始出现,500年不到。社会主义从《共产党宣言》提出来,思想的社会主义只有170年。这两条线——资本主义这条线,社会主义这条线——原来我们认为是平行的,后来总是有时候会交叉。这就是为什么讲市场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,计划也不是社会主义特有的。

       第二个特点就是“融”。这个世界,特别是全球化、信息化,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候,都在融。我最近在研究熊彼特的《从马克思到凯恩斯》。我发现,从长周期的角度看,世界的融合非常快,迫使你互相学习。计划是改进,是改良,但一定是市场的。我们不是学市场吗?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到有计划的商品经济,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。从市场调节为辅,再到市场起决定性作用,一直在学习市场。市场是人类经济社会的最大创新,是最重要的客观关系。两个都在学。新一轮长周期的出现,特别是AI出现,智能设备的出现,在实践中相互学习,促使我们的观念也互相学习。因此,我们写这个书,写这个理论体系,一定要看到“融”的趋势。我们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有大量的东西要写共性的东西,否则只写特色很枯燥。“特”不是孤立的,“共”也不是中国特有的。一个基础的东西,供给需求是一样的。所以,重要的是“合”“融”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是不孤立。一定要系统,不能非常局部,不能把自己放在小的井里面来看这个世界,我们要站得更高,站在高处来看这个世界。这个世界是非常系统性的、开放性的、包容性的,所以要看系统性,到外面去找资源。人类的治理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,变化很快。40年间的中国,由原来的生产力落后到现在发展得尚不平衡、不充分。40年是人类生命一半的时间,但是变化很快。“变、融、同”,有生命力的是反映客观趋势的。你要比别人更早更快发现趋势、发现规律。

    (陈东琪,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;根据其在“经济研究·高层论坛·2018——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《经济研究》复刊40周年”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)